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如耻之 > 内容详情

青春依梦[一]

时间:2020-10-20来源:封神游戏网 -[收藏本文]

  四季,在我们眼眸中轮回;岁月,从指缝间流逝。一转身,又是一个季节告别。不知不觉,春天已离我们远去,花开半夏,雁莺高飞,静静漫步于荷塘边,那入了怀的心事,恍然若梦,随片片飞花,百转千回,飘起一池思绪。
  
  在身边,有一群人,一直被视为弱势群体,因为他们没有较高的学历,也没有专业的技术技能,而他们有的只是憨厚和力气,以及对生活认真的态度,他们生长在贫穷的山沟,祖祖辈辈在那儿勤劳耕作,无怨无悔。但他们和所有人一样,有梦想,有追求,他们不甘贫穷和落后,他们要走出去,去看看外面的天,外面的世界---
  
  赵存和林曦是一对年轻夫妻,八零后,自由恋爱,浪漫式结婚,这不,他们刚在家乡秀山举行完婚礼的第三天,就背上行囊,踏上了开往大上海的列车。故事以繁华的大上海为背景,真实记录了包括赵存和林曦,还有钱哲和戴悦等一群普普通通的进城务工人员,他们在城市里打拼和奋斗的辛酸苦乐,透过他们的人生轨迹,揭示了八零后以及九零后对爱情,对婚姻,乃至对人生的态度和思考,故事唯美而起伏,也将如今社会所关注的留守儿童,空巢老人,以及小三等敏感话题毫不掩饰的贯穿到故事里,引起你的共鸣。
癫痫病治疗好的方法是什么  
  站在时光的渡口,守望一座城,覆手孤独,任忧伤卷起一缕风,穿过指尖,遗失在淡淡的流年。幸福在左,繁华若梦;悲伤在右,荒无人烟------
  
  时间切到2008年5月6日。
  
  火车上海南站,正午12点,一列从重庆北开往上海南的K73次列车准点抵达。
  
  赵存和林曦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好不容易来到了东北出口的检票处,赵存下意识的往口袋里去摸火车票,不觉一怔,车票没了。
  
  “小伙子,请出示车票”检票员在一旁催促。
  
  “林曦,你的车票呢?”
  
  “在我手上攥着呢,怎么,你的车票丢了吗?”
  
  “嗯,刚刚我还伸手去摸过呢,怎么一下子就没了。”
  
  “那可怎么办?”
  
  “这位小伙子,票丢了就赶紧到那边去办补票手续吧,后面还排着长长的队等着呢。”检票员十分客气的对赵存说道。
  
  “林曦,你先出去等着我,我一会就来找你。”
  
  “嗯,存哥,你慢一点,不要太着急。”<什么是癫娴病怎么治疗br>   
  林曦拉着行李箱先自个出了检票口,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望着来往穿梭的人流,心里倍感欣喜,终于到了梦中向往的大都市,虽然很陌生,也有些胆怯,但能与心爱的人一起远行闯荡,并且一同圆心中的理想,未必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三年前,林曦以三分之差与大学梦擦肩而过,但父母仅靠家里几亩田地,还要维持上初中的弟弟的生活费用,再没有了更多的钱让她继续念书。林曦正思索间,一个男中音打断了她。
  
  “小姐,你好,我是[外滩画报]的摄影记者,请问怎么称呼?”
  
  林曦先是一惊,抬起头,望着眼前这位高大且有几分帅气的男人,竟不知怎么回应。
  
  “别怕,小姐,我不是坏人。”那男人说着一边掏出了记者证递给她。
  
  郭维,好温暖的名字。林曦望着他的微笑,自己也笑了,带着腼腆和羞涩。
  
  “我叫林曦,我----”
  
  “哦,林曦小姐,冒昧打扰,看来让你受惊了,对不起,是这样的,我最近在为[外滩画报]设计人物封面,主题是青春依梦,现如今读者已经厌倦了那些所谓的明星艳照,所以我在寻找一张清纯抽搐是什么引起的质朴的脸孔,最好带有山水自然的味道,林曦小姐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是在大山里长大。”
  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林曦更加怔住了。
  
  “哈哈”郭维看着她吃惊的样子,显然是乐了:"林曦小姐,你的脸上明明写着纯朴和美丽,你的眼睛也如山泉一样清澈透明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你就是我苦苦寻找的青春依梦,好一张青春可人的脸庞,不着粉黛,却高贵而典雅,我冒失的问一句,林曦小姐,愿意跟我合作吗?“
  
  看着眼前这位男人一脸认真的样子,林曦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,但心里又想自己年幼,涉世未深,兴许是骗子也难说。
  
  郭维看着林曦犹豫的神情,于是说道:”没关系,林曦小姐,我知道你一时难于作出决定,我给你一张我的名片,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电话联系我,好吗?看来你是在等人,是吧,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我会等你消息,再见。“
  
  郭维刚一离开,赵存从检票处过来了。林曦赶紧将名片放进兜里,她不想让老公看到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
  
  “林曦,都是我不好,我把票不小心弄丢了,害得又出了二百块钱补了张票。东莞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专业
  
  “没关系,存哥,我们初来上海,不好与人家理论,别心疼这点钱,以后只要我们一同努力,能赚回来的,不是吗?”
  
  “嗯。”赵存点了点头,望着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的新娘,心头不禁涌起阵阵幸福。自己虽然长得不是很高大,但身体很结实,书念得没林曦多,但泥工瓦工活全不在话下,只要勤劳肯干,将来一定能挣好多钱让老婆过上好日子,咱农村人图的不就是这个吗?
  
  按照计划,赵存到上海是来投靠他的表哥李虎,李虎呢,在浦东三林一处建筑工地上做小包工头,管着有一二十人,这两年,发了财,还在老家盖起了小洋楼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美中不足的就是结婚两三年了,老婆张翠莲就是不肯下蛋,究竟是谁的原因,碍于情面,谁都不愿去医院检查,但夫妻俩的感情还是挺不错的,日子过得也相当融洽。
  
  赵存和林曦的到来,李虎夫妇俩感到十分高兴,马上做好了一大桌菜为他们接风洗尘。酒刚过三巡,突然一个身影闪了进来。
  
  “林曦,你们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这位老同学?”
  
  “你是------”林曦一时竟没认出是谁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