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发而机 > 内容详情

又现一年春运潮_散文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封神游戏网 -[收藏本文]

  春节,是我国有几千年历史的传统节日,已经融进了中华儿女的血液里。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。已经成为客居他乡的游子们内心迸发出的共同心声,就是历经千辛万苦、千难万险,也要千方百计回家过年,陪伴父母,祭拜先人,相聚亲朋,不再让父母双亲翘首企盼、望眼欲穿;不让亲朋好友面带失望、留下遗憾。

  赶回家过年的人流中,有在外上学的,有在外打工的,有在部队当兵的,有因公出发而归的,有探亲访友而返的……“学生流”、“务工流”等都在流动,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四面八方赶回家过年,他们共同的心愿和执着的行动自然就涌起了“春运潮”。春运潮涌,世界瞩目,已经被誉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、周期性的大迁徙,让国内外为之惊叹。

  现实的春运情况已让我们感受到,今年的春运与往年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,一支支浩浩荡荡的春运大军正从全国各地向着“家”的方向迁徙,从铁路运输、空运、海运到汽运,都像往年一样忙个不停,今年的春运,高铁成为出行的首选;中央电视台、人民日报等各大主流媒体到各省市的媒体,都把春运的消息作为重要新闻播报,这是职责使然;从全国的流动人口到他们的每个家庭成员,也都在热切地关注着春运的消息,亲人所归,这是亲情所牵。而我所关注春运的缘由,就是想写一写春运随笔,因春运所带来的“奔波、劳碌、焦急、等待、拥挤”等字眼始终在我心中涌动,在我脑海里涌起了“春运潮”。

  带着这种想法,最近这段时间,我便提早关注着《中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 央电视台》及相关媒体何时播报相关春运的消息。由此,勾起了我许多联想和往事,我所耳闻目睹及亲身经历春运的镜头便一幕幕浮现在眼前:

  火车站上,可真是人山人海,拥挤不堪,一个挨着一个,简直透不过气来,这样的气氛本身就会给人带来紧张、焦急,带来惶恐,让人看了“堵”不忍睹。

  还有的冒着刺骨的寒风、排着长龙在焦急地等待购买车票,头顶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脚踩着厚厚的雪地,再大的雪也挡不住回家的路,看着这样的场景,着实令人心酸。

  看到这样的镜头,我的思绪起伏,往年春运的镜头,涌入我的脑际:一位大约六十多岁的老人,赤着双脚、双手扯着警察的衣袖,跪倒在警察面前,这是老汉在火车上挤得受不了了,而跳下火车向警察求救。回想起这样的镜头,心里感到真不是滋味。

  还有这样的镜头:许多乘客怕挤不上火车,就从窗口上爬进去,窗口上挤不进去,几个护送人员抬着把他从窗口推进去,记得有的还挤掉了鞋子,也全然不顾,因为她已挤上了回家的车。

  还有的外来务工人员为了赶回家过年,坐了火车倒汽车,倒了汽车再坐摩托车、自行车,有的还步行走很长、很长的山路,这回家的路究竟有多长?

  还有的农民工把摩托车当作回家过年的工具,骑着自己的或租来的摩托车,狂奔数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往家赶,旅途的艰辛、危险全然不顾了。

  我还记得有一年春运,有几个农民工因买不到车票,徒步上千里,在大年三十的深夜才赶回家,走破了皮鞋,双脚血泡淋淋,真是:一邵阳羊羔疯正规医院双血脚走千里,只为一时亲情聚。这是何等的艰辛和心酸?

  还有相当数量的农民工因买不起或买不到火车票,仍然蜗居在那个打工的城市,看着一拨儿、一拨儿的人群都赶着回家过年,自己孤守在城市的角落,心里倍受冷落之感,当响起一阵紧似一阵的过年鞭炮声的时候,只好面朝家乡的方向,含泪向亲人拜年。

  所有这些奔波、劳碌、拥挤,都是为了圆一个梦,作为子民,为了发扬中华民族过春节的传统;作为子女,为了回家陪伴父母、亲人过个团圆年,为了在大年三十这天的亲情团聚,享受人间天伦之乐。

  说到这里,我就想起了部队士兵春节探亲的经历,部队里有规定,服役三年以上的士兵就有探家期,过了三年服役期的士兵,都愿意延到春节前探家,回家探望父母双亲,给亲朋好友拜年,于是,也就成了当兵人探家的最好时机,可事情往往具有两重性,最好的探家时期也是交通最拥挤的时期,这是当兵人探家最头痛的时候。假若不回家吧,在部队苦苦等待、盼望了三、四年,好不容易盼到了探家期再错过了,就如同到了手的好事又丢了,多可惜!加之年老的父母在家日日盼、月月盼、年年盼,盼着儿子回家看看,你忍心不回去吗?假若回家吧,一想到买票难、想到坐车的拥挤就堵得心里满满的,一想到在车上站七、八个小时就开始心累,回家的好心情也打了折扣。买票难难在春节期间买车票的多了,是平时几倍甚至数十倍的。车上拥挤因有些人只买了站台票,到了车上补票,就把本来有车票的挤得上不去车。没办法,战友之间互相帮忙,每当战友探家的时候,就会有两、三名战友主动“保驾护航”,护送到火车站,武汉哪些癫痫医院好直到送上车为止,遇到从车门上挤不上车的时候,只好几人抬着从窗口推进去,也因为当兵的探家期太珍贵了,有许多战友还是回去找对象,耽误不得。

  我也想起了我在部队时春节回家探亲、完婚的情景。记得1987年春节来临的时候,父母提前给我来信说,为我定好了农历腊月二十四结婚的日子,让我回家结婚。我就赶紧向领导递交了探家申请,领导批复后,已到了农历腊月二十日,正好到春运的时候了,我就托火车站朋友匆匆买上了当天的火车票,赶回家结婚、过年。为了我能上去火车,三名要好的战友主动把我护送到火车站,不是“双保险”而成了“三保险”了,到了火车站,我从朋友手里接过火车票,战友们则买了站台票,一起进了站台,一看那场面就有点恐慌了,火车鸣着长笛刚到,人群就蜂拥而至,挤满了站台,一会儿涌向这,一会儿涌向那,顺着车门上根本就没有门。心想,上不去火车可就真麻烦了,过年的事小,结婚可是终身大事,况且家里都准备好了,心里越急越慌,越慌越急,这可怎么办?当看到有人被推着从窗口爬进去时,战友就把我也推到了窗口前,我一直犹豫着,左右为难,觉得这样不妥,不太文明,想拒绝了,又怕拒绝了上不去车,面临着结婚的大事,上不去车这婚怎么结?也没人能帮你解决,就这条路子可行,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这么办的,这时,战友们有推着我的,有劝说着的,好像自己做不了主了,也就由着战友被半推半就地推上了车。到了车厢一看,满满当当,好不容易才有了立足之地。火车一声长笛,开始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艰难之旅,我就一直在过道里挤挤地站着,站了七、八个小时,才有了座位,屁股刚靠到座位上,就已累得治疗癫痫病武汉哪家医院好呼呼大睡,又经几个小时的劳顿,终于到了潍坊,又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,到了家乡小城,那时家乡还没通公交车,父亲又找人骑着摩托车把我带回家。终于回到了阔别四年的家,当我满含热泪叫了声:“爸、妈”时,我父母已热泪盈眶。在一旁为我张罗婚事的堂叔感慨地说:“这回可回来了,定了腊月二十四日结婚,家里都准备好了,跟亲朋好友都说好了,在家一天天地等、盼,直到腊月二十一日晚上才把你等回家。说心里话,什么都准备好了,你回不来可怎么办?”我心里也犯嘀咕:定好了结婚,新郎到不了家,这婚是结还是不结?想到这里,我觉着虽做了一件不太文明的事,大事当前,为了婚姻这件人生大事,考虑“小我”大了,考虑“大我”小了,内心也觉得有点愧疚、自责,但回过头来又一想,当初的条件制约着你不这么做又不行,现在想来,我还是十分感激我这几位战友,没有他们帮忙,我还真不一定上去车、上不去车,这件事,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  及至女儿上了大学,每到放寒假的时候,为人父者就开始为她坐火车犯愁了,女儿自有主张,提前预定了动车票,省却了拥挤、买票难的烦恼。

  欢乐中国年这个民族传统的情聚力确实为人称道,由这个传统节日所带来的春运的拥挤、旅途的心酸、买不到票的无奈,也是值得关注和思考的,写这篇随笔,也是抒发自己此刻对春运担忧的心情。

  今年的春运还没到高峰期,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回家的游子尽量避免“焦急、等待、拥挤、买票难”的麻烦,让今年的春运尽量顺畅起来。

  乔显德